宜春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混泥土机械

我国每年伐木量13包水泥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8日    点击:[1]人次

我国每年伐木量1/3包水泥

今年,我国将连续20年蝉联世界第一大水泥生产大国的称号,但同时,我国又是散装水泥使用比例很小的国家。据初步测算,由于大量使用袋装水泥,我国每年生产专用水泥包装纸袋所需的木材相当于10个大兴安岭的年木材采伐量。有关专家大声疾呼:现在该是改变这种局面的时候了。

每年袋装水泥浪费接近270亿元

散装水泥是指不用纸袋或塑编袋包装,直接通过专用装备运装出厂、运输、存储到使用的水泥。作为先进的生产和使用方式,散装水泥在世界上推行已有近70年的历史,在我国也已有近50年的历程,但发展十分缓慢,各省市很不平衡。

2004年,我国生产水泥产量达到9.7亿吨,但散装水泥只有3.1亿吨,仅占水泥总量的33.4%。不仅低于40年前美国、日本90%以上的水泥散装率水平,甚至还远远低于20多年前罗马尼亚、朝鲜70%和50%的水平。

中国散装水泥推广发展协会理事长丁建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水泥生产的低散装率给我国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按通用标准计算,每生产1万吨传统包装水泥要用牛皮纸60吨,折合优质木材330立方米。2004年全国袋装水泥6.6亿吨,共需消耗包装牛皮纸396万吨,折合优质木材2178万立方米,相当于全国年木材总采伐量的三分之一,即相当于10个大兴安岭的年木材采伐量。每吨水泥的包装费约占生产成本18%,占销售价格的13%,为此我国去年支出的水泥包装费高达192亿元。

丁建一说,不仅是包装材料浪费,由于包装破损、水泥受潮变质,袋装水泥损耗在5%以上,仅此一项,因使用袋装水泥,全国每年要损失3300万吨水泥,价值76亿元。加上包装费用,我国每年的袋装水泥浪费接近270亿元。据此预测,未来的10年中,我国水泥的包装成本至少要突破1500亿元。

制造每万吨袋装水泥的包装纸还要消耗水资源1.5万吨,电力7.2万度,煤炭78吨,同时还要消耗烧碱及大量纸袋扎口棉纱,2004年全国制造水泥包装物消耗掉的水资源就多达9.9亿吨、电力69亿度。据环保部门测定,与使用散装水泥相比,袋装水泥在生产和使用中还要多排放水泥粉尘277万吨。

50年为何兴不起一个产业

发展散装水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可近50年过去了,我国的散装水泥为什么还停留在落后的地步呢?

记者专门采访了具有半官方色彩的行业协会——中国散装水泥推广发展协会。协会负责人认为,导致我国散装水泥“蜗牛爬行式”的发展,主要有以下原因:

首先是以“运动式”的方式推广造成时冷时热,难以形成长效机制。从我国发展散装水泥的历史来看,当中央和地方政府高度重视的时候,我国散装水泥就快速发展;一旦松懈,水泥散装率就快速回落。1978年,我国水泥的散装率曾达到14.8%,可是到1987年散装率反而下降到7.9%。“七五”规划的目标是到1990年全国平均水泥散装率要达到40%以上,而实际只达到了10%;“八五”期间又拟定到1995年要达到20%,然而,1995年我国散装率仅为13.09%。

其次是政策法规不够完善。国家关于“限制袋装、鼓励散装”的总方针和设立散装水泥专项资金的总政策缺乏财政、税收、价格具体的配套政策。对生产袋装水泥的企业征收发展散装水泥专项资金,是国家对“限袋鼓散”最为有效的政策和经济手段,但这个政策经过几次变动,越变越软,缺乏有效力度。国家有关部门原允许各地根据实际制定专项资金征收标准,各地征收标准平均在每吨10元—15元,但从1998年起,财政部统一规定每吨水泥征收3元—5元,2002年又规定每吨不得超过4元,大大降低了对袋装水泥的限制力度。使企业发展散装水泥付出的成本高于国家对袋装水泥的限制性举措。结果在利益机制的驱动下,袋装水泥越来越多。

有关专家认为,一旦利益驱动机制失灵,技术攻关和推广使用也成了无源之流。我国散装水泥技术装备总体水平偏低,科技含量不高,尤其是一些重点难题,如流动罐卸料计量装置长期未能组织力量攻克,2001年攻克后又未认真推广。车载秤和流动罐自装卸车未能大规模推广应用;技术装备的标准化、通用化更未能实现。

散装水泥的“浙江经验”

我国散装水泥发展并非没有亮点。以市场配置资源为主的浙江省,在1987年至2004年的18年里,使散装水泥总量从8.8万吨增加到4875万吨,散装率从0.91%,提高到60%。年均水泥散装率提高3.28个百分点,超过了美国散装水泥快速发展期的速度。并且连续4年居全国第一,被誉为散装水泥的“浙江经验”。

浙江省散装水泥办公室主任蒋尔忠认为:“在市场配置资源越来越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我国既要依靠行政、政策手段‘限袋鼓散’,同时更要利用市场手段来促使散装水泥快速发展。”

浙江省从1987年开始,狠抓袋装水泥改散装水泥。用水泥生产企业的话说,浙江省抓散装水泥的发展手段可谓“大棒加胡萝卜”。“大棒”就是强有力的政策法规。1996年,浙江省政府颁布《散装水泥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向水泥生产企业生产每吨袋装水泥征收5元,向使用袋装水泥的用户每平方米建筑面积征收5元。“胡萝卜”就是对发展散装水泥的单位进行鼓励,放水养鱼,让散装水泥的生产和相关的各个环节都有利可图。如水泥生产企业年散装率超过90%的,上缴的专项资金全部返还并给予奖励,使用企业散装水泥使用超过80%以上的,收取的专项资金全部返还。这一系列“有形杠杆”,把发展散装水泥带来的宏观社会效益与每个生产和使用散装水泥的个体的经济效益结合起来,最后让这只“无形之手”来推动散装水泥的发展。

杭州市钱潮建材集团从1987年开始生产散装水泥,2004年集团生产能力达到104万吨,散装率高达93%。市场部经理靳宏基说,在浙江省的政策下,袋装水泥每吨的售价比散装水泥要高20元左右,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如果生产袋装水泥,企业将会被挤出市场,最终被淘汰。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